栏目导航

当前的位置: 大联盟心水论坛 > 410011.com >

63岁父亲每天陪读8小时:只有我在就不会让女儿
发布时间:2019-03-04

  面对众人的奉劝,徐富荣却心有不忍,“送到福利院,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,养到这么大,真的不舍得,我永远也不会废弃她的。”

  “芬芬,咱们回家咯。”放学时候,徐富荣收起凳子准备带女儿芬芬回家。

  只管辛苦,徐富荣感到很骄傲,“芬芬很喜好读书,也很努力,每天3点多放学回到家就做作业,她写字的速度比正常人慢很多,经常要写到晚上10点。但成就不错,第一次考试数学就拿了100分。”

  富阳宣传部供图

  然而面对幼小的孩子,从没有育儿教训的徐富荣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请了一位保姆来照顾芬芬。可好景不长,没过多久,芬芬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脑瘫。

  富阳宣传部供图

  见证孩子成长的过程是幸福的,但徐富荣也在始终老去。“芬芬是个女孩,她长大了,我就不方便照料她了。”谈及未来,徐富荣有些担忧,但他也为女儿做好了打算。他准备把外界募捐的钱存到银行,到时候请个保姆连续照顾芬芬。

  

  但值得庆幸的是,这一次,“幸运之神”终于眷顾了他们,芬芬得到香港一家公益组织的帮助,顺利实现了手术。

  

  他住在最简陋的房子里,却给了这个毫无血统关系的女孩最高贵的爱与温柔;他在花甲之年,却为了这个脑瘫女孩的读书梦,而开端了一场风雨无阻、日复一日的全天陪读。

  贫寒不再是艰难的代名词,仁爱变身为幸福的通行证。在徐富荣的眼里,12年的时间,芬芬早已成了他的心头肉,“芬芬开口叫我爸爸的时候,我真的觉得很幸福。唯一的宿愿就是她能健康快乐地成长。”

  富阳宣扬部供图

  “只要我在,就不会让女儿受苦”

  父爱的真情流露:

  富阳宣传部供图

  长期陪读导致徐富荣不其余收入,只能依靠政府的低保户补助。2018年,他承包了两亩地,开始种蔬菜赚点钱。为了减轻这个特殊家庭的包袱,芬芬就读的学校也正在考虑为徐富荣供应一个工作岗位,增加些收入。

  清晨徐富荣按时送芬芬上学,大课间他会推着芬芬到操场一起参加活动,带她到站破架边做痊愈训练,锻炼站破才干。课间他带芬芬去上洗手间、中午跟芬芬回家吃饭而后回来上课,始终等到下战书3点多,学校放学,他一天的陪读才结束……徐富荣把所有都安排得语无伦次。

  窗台下的守梦人:

  

  

  2017年9月,学校同意身材好转的芬芬入学。坐在轮椅上,芬芬被徐富荣推进了校园,开始学习一年级课程。

  2007年12月,天冷得刺骨,在杭州市富阳区妇幼保健院里,一个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婴被抛弃了,她就是芬芬。那年,50岁的徐富荣还在距离医院不远的城区做油漆工。

  教室外的身影映射的是这世间最动人的父女之情,“无论如何,只有我在,就不会让女儿受苦。”这是徐富荣对芬芬的承诺,也是一位父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。

  徐富荣还记得,芬芬五六岁的时候告诉他长大了想要当一名医生,援助那些跟她一样的小孩。他等候着女儿长大成人,去实现自己的空想。“诚然芬芬身体条件特别,我还是希望她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徐富荣说他时常嘱咐女儿要好好学习,把持更多的常识。

  50岁成新手父亲:

  在杭州市富阳区场口镇小王洲校区二年级某班教室里,放着一张孤零零的椅子,它不属于哪个学生,也不属于哪位老师,而是属于一位63岁的“陪读爸爸”――徐富荣。

  陪你读到不能读为止

  “幸福就是她喊我爸爸”

  徐富荣是杭州市富阳区场口镇徐家村人,用他本人的话来说,他与芬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。

  记者:钱晨菲 彭晓霞(实习生)

  富阳宣传部供图

  

  

  寒来暑往,风雨无阻,徐富荣天天守在教室外近8个小时,只为了圆女儿一个读书梦。“我看得出来,芬芬很渴望上学,然而没办法,她的身体前提不允许。”徐富荣说道。

  除了精良的成绩,上学后的芬芬比从前变得活泼了,还结交了一些挚友人。面对芬芬的改变,徐富荣倍感快慰,“我做的所有都值了,只有芬芬想读,我就陪她读到不能读为止。”

  噩耗并不使徐富荣放弃,2012年,他辞掉工作,全心全意陪芬芬去杭州、上海等地治疗,前后五六年,徐富荣总共花了40多万元,对他来说,几乎已经掏光了积蓄。因为累赘太重,很多人劝他把芬芬送到福利中心。

  “我一看到芬芬就心软了,这么小就被摈弃太遭罪,看着她心里揪得好受。”随即,徐富荣领养了芬芬。